啥也不吃

元鱼。
请读读置顶拜托💫
最近废。
虽然是佛系女孩但十分过激。

定个小目标,如果我下一篇文破100热度了,我写5篇棉A,3篇是车(你唯一的毛病就是想太多

更新一下,我最近应该不会写文了,三次逼事儿越来越多了,一整子后回归💕💦

Chris虽然是个Alpha,他的信息素却意外的很淡很淡,身边的人几乎察觉不到的那种淡。

这导致了平常在人不多或是没有Omega在场的场合,他就会肆无忌惮地将腺体的信息素释放出来,奇怪的是就连那样都没有人闻到什么味道。

反倒是很多猫咪像发疯了一般往这儿跑,扒着Chris把他围成了一个巨型毛球。

真惨啊,“毛球”棉花糖先生。

直到有一天,Chris作为Marshmello,和Alan Walker见面了。

本来Chris也懒得见的,毕竟听说Alan Walker是一个平庸的Beta,加上那人网络口碑本就不怎好,拖拖沓沓硬是延到现在才定下日期。

所以在他见到Alan时,他也没有收信息素。

没想到那戴着面罩的DJ进门的瞬间脸色就变得额外古怪,是被威压吓着了?Chris讽刺地想着。

却没想到Alan脸色渐渐泛上了一种潮红,最后他嘀咕了一句“失陪”。随着砸大门的咣当声响,穿着黑衣的人儿就没了。

只留下淡淡的依兰花香。

依兰花香?

Chris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置顶

您安,我名叫元鱼。

如果不是熟人请您不要日我五条以上的lof,反之我会把您拉黑,谢谢谅解。

-目前常驻棉A圈,没有脱坑的打算。

不拆不逆,顶多无差,天雷棉受。

-EDM主Mellogang+Walker。但也特别喜欢美丽Rezz、Skrillex和死老鼠。

-副cp:雷安/Skrillmau5/dipbilldip/福猹/ls/玉碧/源藏/尿E/瑞嘉/瑞金/露米/普独。


·什么都好说,别逆拆我cp,不然我会瞬间爆杀ky然后自杀。

·其实还挺暴躁的,如果咱俩不熟然后你触碰了我的底线,或者对我讲了过分的话,我会直接素质∞连然后提刀送您去见骨灰盒里的祖母。

·熟人面前无绝对底线。如果你乐意和我好好相处,我还是很乐意听你讲讲你的烦恼的,虽然我并不会安慰人。

·有什么不满请务必和我讲真话。我这人不会猜,所以如果你对我有什么建议的话请用清晰的言语表述提出来,我会好好听的。当然除了恶毒的话以外。


谢谢您对我文章的喜欢。

【棉A/R18】槲寄生(下)

·私设注意,棉A交往前提

·ooc不可避!!!

·我承认,我写这个就是为了PWP(…)

这个已经不是圣诞节快乐了,那就

新年快乐!

-

不得不说Chris每一次行动都会紧紧揪住Alan的心脏,即使胸腔中燃烧着多么剧烈的一团闷火,Alan竟然还会因被Chris的荷尔蒙所包围而松懈。

 所以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眼泪,将眼埋在Chris的肩窝,双手无力地下垂着轻轻发抖,左手却被Chris轻轻牵了起来。Alan发誓他是在极力抑制唇舌中泄出的哽咽声了,但他实在是太怕了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恐惧到那个程度。

仿佛每次遇上Chris的问题时,Alan都会变得格外情绪化。

那压抑的哭喘带着抽气,突兀传入Chris耳中,让他自责又心疼。为什么自己不好好问清楚,而是直接一昧责怪他最深爱的人,甚至还口出恶言。隔着几层布料Chris都能感觉到Alan的睫毛翁动,在外衣上留下淡淡的水迹。他只好将Alan被冻得冰凉的手紧紧握住,轻轻摩挲着他的背脊。

他们就这样在过往人群中站了许久,来往的过路行人带着嘈杂的汽车轰鸣,显得仿佛他们只拥有彼此,却又真切得不真实。待掀起波澜的水面终于回归平静后,Chris才终于动了动长时间凝固而有些被冻得僵硬的手,转而轻轻将Alan的脸颊捧了起来,带着抹难得的温柔亲吻了他的眼睫。

“回家吧?”

“…好。”

▼高亮!车见评论!▼

【棉A】榭寄生(中)

"

·私设注意,棉A交往前提

·抱歉,我真的在尝试写好这篇了,因为这是我最想看的一幕…但是总觉得没能尽到全力。

·ooc注意,凶神恶煞醋坛子大爷Chris&慈眉善目暴躁老哥儿Alan出没。

·后续有肉

-

这种情况下还忍得住就是傻逼。



“为什么?”



Chris几乎是冲上去的,他抓着Alan的胳膊询问着,没有吼,也没有愤怒。脸上只有一种深深的不敢置信,心中腹稿几秒瞬息间便已打好,在唇舌间掂量许久说出来反倒只有三个字,却是连声线都是带颤的。



“Chris…?你怎么在这…”



“你先回答我为什么?”Chris打断了Alan,他声线除了偶尔的不稳平坦得很,那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,隙间的碎片却是悲伤极了的。



“为什么不跟我说?我又不是纠缠你或者别的什么,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打破我的幻想?你知道我在餐厅里等了你多久吗?而我刚刚想来找你看到的就是这个景象——”



“不、等等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Chris,我…”



“我发现我自己特别可笑你知道吗,Alan Olav Walker,我以为我真的遇到了生命中的光,我以为我真的遇到了爱。”



他低着头看不出表情,手却紧握住了Alan的单臂,继续兀自说道,那铁箍般的力气疼得Alan闷哼一声,却也挣脱不开来:“我居然能愚蠢到认为你也会真的喜欢我,乐得一厢情愿——”



“有意思吗,Alan?”



“不是,Chris,你怎么回事?”Alan脸上满盛着茫然,他猛地挣脱开对方的禁锢,将戒指盒妥帖收了起来后揉了揉胳膊,随着对方的失控愈发不解,“发生了什么?你可以跟我说,我们可以试着解决…”



“你觉得这还需要解决吗?”Chris往后退了几步,他摊了摊手,露出一个苍白却冷漠的笑容,但和Chris相处久了的Alan看得却心里一紧。



“难道你还舍得和你的小女友分开了?——噢不,我看你这种没有良知或者半点情感的人渣,估计只会在事情暴露后把我踹开…”



听到上半句话的Alan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刚想转头瞧向那个女孩,却发现那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。



于是他又猛地回头去,伸出手刚想抓着Chris的手腕解释,却因为下半句有些许刺耳的语言而滞在了半空,瞳孔微缩:“哈?”



“你看,就是这种反应——没什么好不承认的,你就不用用那虚伪恶心的笑来敷衍我了,对啊,你们都互赠了戒指,不是吗?”Chris笑得更灿烂了,眼中却是满满的讽刺,不知道是在嘲讽Alan,亦或是自己:“你一定要我说出来吗?”



“什么,Chris——”

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

既然知道了你的爱不过是一场空梦罢了。



在Chris说话的瞬间,他伸出了手,一只手掌心向下摊了开来,两个泛着银光的圆环应声落地,瞬息间坠死了Alan心中的小鹿。



“我本来是想和你求婚的。”



“不过我估计你也不稀罕吧,Walker先生?”



“你在开玩笑。”Alan的手开始抖了,他又紧紧握住双手,指甲嵌进肉里疼的很。但Alan不想管那么多了,他觉得自己的鼻子恍若是酸了,但他真的不敢相信就因为这个没有头尾的猜测,Chris便要离开他,“Chris,这不好笑。”



“你说的玩笑是指求婚?还是分手?——噢不,我相信是求婚,”在说出分手那两个字的瞬间Chris感觉身体如释重负般轻松,但同时一种莫名的含着燥热的颤抖席卷了他的身子与大脑,胃里却凉的很,带着口腔里也一阵痛楚,“没什么,我们完了,赚·钱·机…”



最后一个字还没落实,一阵被击打的痛楚就席卷了Chris的脸庞,带着一个东西也落在了地上。他捂着鼻子低头一看,是那个戒指盒。

“自己看。”Alan的声线带上了鼻音。



Chris本来想冷笑一声嘲讽回去,然而他却鬼使神差地将那个裹着藏青色的精致小盒子拿了起来,望向上面淡银色的字迹。



《致Christopher·Comstock》






Alan一早起来时便兴致勃勃地打开What's app,而里面也正好有最新消息在等着他,他迫不及待地戳进第一个聊天框里,打上一行字。



Alan Walker

您好,我是Walker先生,需要确定一下我定做的戒指是今天就完成了,是吗?8:17 √


Melinda Watts

这里是瓦茨高级珠宝的Melinda。是的,您的对戒已经制作完毕,是今天就要取走吗?9:01 √



在厨房收到消息的Alan简直激动极了。为了这个圣诞,他特地提前了两个月开始设计自己和Chris求婚用的订婚戒指。



Alan其实不怎么懂设计这方面,但在他在每个深夜背着Chris偷偷咨询了研究设计的朋友之后,咬着牙硬是在一个月前把自己最满意的设计图完成后,带着欣喜急忙交给了珠宝店去制作。



然而预计的完成时间在前几天却被告知延后,听闻这个消息的Alan当时真的难得焦躁不安起来,在听到日期的时候反而松了口气,还好是圣诞当天,这样在约会前抽出时间去拿一下就可以了。



而之后领了那两个戒指盒后,确认完毕的Alan几乎是要像来时一样跑着冲出店门了。因为他知道Chris在等他。他以前也如此等过Chris,但最后的结局是圆满的,所以他也想要和Chris共享圣诞夜的烛光晚餐。



但他千算万算,却没想到在岔路口遇上了一位热情的熟人。



他根本不在乎在上面花费的心血,因为他知道他爱着自己的恋人,这让他所向披靡。



曾几何时Walker先生又何不是深陷世人的责难,在纸醉金迷中日渐呆滞,他又何未曾在每次伸出试图改变的手却屡次心生怯意而逐一放弃。



而在那时候Chris却来了,他闯进了他的生活。两个残缺却又带刺的灵魂碰撞到一起,反倒给了他黑暗中的一片净土,他们相互扶持着在这深不见底的泥潭里挣扎着往上缓慢攀爬,无法做到出淤泥而不染,却得到了精神的归宿。



但好不容易获得的爱总是患得患失的,他们没有互相提起,却都能感受到在他们心底那点逐渐扩散的裂缝,随着隐隐的不安感愈演愈烈。



所以他选择在这一天求婚,他想要让他们的爱永驻,他想永远和Chris在一起。这样在他无助地站立在大雨滂沱中时,至少还能有人撑着伞来接他。然而那纤细又不起眼的裂缝兴许是真的到了极限,以这件事为火种,燃烧原野。



是,他不会玩浪漫,但他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Chris,这难道有什么错吗?



但他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,而且还是在他要求婚的时候。



他还没有准备好。






然而血淋淋的现实打了Alan一拳,还告诉他必须得去面对,他觉得自己眼眶肯定是红了,想发火却又气不起来,丢人极了。于是Alan抿着唇,一言不发地转过身,沉默地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

在迈开步的一瞬间Alan的眼泪差点随着迎面的刺骨冷风而飞驰出来,但他愣是给憋了回去,连手啥时候攥紧了口袋里的另外一个戒指盒子都不知道。



“Alan!”



他听到Chris在他身后喊他名字,但他狠了心假装没听见,眼底酸涩一片却逼着自己控制情绪,不要被身后的“前男友”看出端倪。



然后?然后他就被Chris捉住了手腕。



那是一个轻如鸿羽的吻,缠绵却又克制地印在Alan唇上,在浓墨重彩的昏黄路灯下淹没在人群中。Chris握住Alan手腕的那只手逐渐放松,松松抚上常年打碟却纤长的手指,后却转而如若触碰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环住Alan劲瘦的腰部。



Alan想过推开,不过当他转而又想尝试了又能怎样,Chris的力气他还不知道?于是他闭上眼睛,放任了自己去感受Chris的唇温润的触感。这样也可以做个念想,省得以后想他时哭得丢人现眼。



分开之际时Chris的手轻轻摩挲着Alan有些湿润的眼角,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歉意,而后者则是察觉了Chris举在两人头顶的事物。



那是一株榭寄生。



“…你还想玩着花样吻一个你所痛恨的赚钱机器?我们现在甚至都不是什么情侣了,能有什么狗屁祝福,”Alan低着头望向手上莫名其妙就被戴上的订婚戒指,依旧是一如既往的闪闪发亮,好看极了,但他却哑着一副嗓子,“完了就完了,没什么好说的,松手。”



“Alan…”Chris急了,他什么都没来得及想,便紧抱着对方的身躯,像每个昏沉又温暖的早晨一般,“对不起,这是我的错,你怎么揍我都行,对不起…我只想问你、”



“能否再给我一次机会?”


【棉A】榭寄生(上)

·私设注意,棉A交往前提注意


·ooc注意,凶神恶煞醋坛子大爷Chris&慈眉善目暴躁老哥儿Alan出没注意。


·圣诞节快乐。


-


Chris起来的时候,外边下雪了。




那飘絮冰雪可不是一般的多,落地拉窗外的草坪已然积上厚厚一层纯白,反射出的光束映得拉开碎花窗帘的房间𦒉𦒉生辉,院子里种的新树银装素裹着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圣诞节。而落地窗内的房间却一片暖和,手指印上玻璃都带起一阵小小的云雾。




没错,圣诞节。如此温暖美好的、应该和爱人相拥着醒来的日子,他一觉醒来,居然发现自家男友不见了踪影。转头望着身畔空荡荡的枕头被子,Chris在脑中抱怨着,小小地不爽了一下。




不过牢骚归牢骚,今年准备的圣诞节礼物可是重要极了的,我敢打赌他肯定会喜欢——Chris得意洋洋地想着,打着哈欠走向卫生间的同时,他便开始再次盘算起今日的计划。




他又不禁忆起了大衣口袋里妥帖摆着的两个圆环,上面的钻石闪闪发光,映出美丽的雪景与他棉花糖般甜蜜的心情。




“Alan…?你在吗?”洗漱完毕的Chris走向了餐桌,上面正摆着冒着热气的丰盛早餐,然而一向垂涎于恋人手做的牛角面包的Chris此时却没什么心情去品尝——当然不能没有Alan,不能没有他的爱人。于是他四处张望着喊了喊Alan的名字,终于在厨房里寻到了他的身影。




然而在他兴奋地走过去要说话时,Alan却并没有理他——或者说根本没有察觉到Chris的靠近,即便他弄出了算是不小的声响了。Walker先生身上的围裙还尚系着,Chris能嗅到咖啡烹煮的香味,估计是在等待咖啡出炉。然而Alan却不寻常地并没有认真查看炉内,而是…刷起了手机?




“Alan?”Chris再次开口叫了叫恋人,Alan却还是忽视了他,甚至还望着手机勾了勾唇角。于是Dotcom便有些不悦起来,刚刚烟消云散的起床气又化为醋意堆积在心底,于是他伸出手,从背后抱住了Alan。




“呃?!Chris?你吓到我了…”Alan前脚还在盯着显示屏傻笑呢,后脚就被身上附上的重量吓了一跳,他微微侧过头去望着自家男友,眼睛里都蒙上了层不自觉的笑意。而Chris却很不领情,他紧了紧环着的手臂,将头搁在Alan肩上,不愉悦地伸头瞅了眼手机:“在跟谁说话呢?”




Alan忽地摁灭了手机,漆黑的显示屏映出Chris微怔的神情。随后Walker先生却又自然地侧头吻了吻恋人的脑袋,Chris未经搭理的发丝柔顺极了,Alan对那股香味儿喜欢得很。




他的手复又抚上Chris环在腰间的手臂,轻轻摩挲着转移了话题:“没什么,既然洗漱完了就快去吃早饭吧,今天可是圣诞节。”




“…我可以来端咖啡,你先去吧。”Chris显然是不信的,他抬起头来,浅绿色的眸子盯着Alan片刻,盯得对方禁不住失笑才作出了回复。


不过Chris也不勉强Alan,狐疑地沉默了一下就回归了正常,松开手臂和Alan交换了一个早安吻。








“Hey Alan,你知道吗,其实我一直在想关于这一天的计划…”Chris刚把咖啡端给Alan坐下后,便开始滔滔不绝的演说了,他手持着散发出银光的叉子,像个小孩儿一样不停挥舞着唠叨起来。




“…我打算今天和你一起去看场电影!电影票我都准备好了…之后我们可以一起去电玩城玩会儿,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去吗…然后晚饭你将会收到前所未有的大惊喜,我简直等不及跟你说了…Uhmm,你在听吗?Alan?”




没有回答。




好吧,很明显Walker先生对Chris的回答是“不”,只见他手持着手机,焦糖棕色的修长睫毛遮住了好看的绿松石眸,随着显示屏的光亮也渡上一层波光粼粼,显然并没有把Chris的演讲听进耳里,这让Chris的心情瞬间坠到谷底。




果然该问个清楚的。




Chris闹脾气般不再说话,而是拿起刀叉默默吃起了饭。他像是折磨一个烤了棉花糖的犯人一样,恶狠狠地将口中咀嚼的培根片碾碎在牙根,清澈的绿眸一直紧紧盯着Alan,然而对方却从刚刚落座就手持咖啡,一直盯着手机继续自顾自神游。




——虽然平日早上他们也会刷着自己的手机,但是那只是日常罢了,偶尔也会说上几句话,但哪是像现在这种情况?Alan根本就没有理他,甚至连听都没有听,更何况是这种大节日,而且他发誓过今天必须得是个完美的圣诞日的…




“行吧,”Chris叹了口气,最终还是开了口,他起身,上体前倾,双手撑在桌子上,目光如炬,紧紧地直视着Alan,油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。这让回过神的恋人有些不知所措,将手机摁了灭:“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叫你了,说真的,Alan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


“啊…?我没什么啊?你多虑了罢…”Alan有些心虚地别开了视线。




“那我刚刚都说了些什么?”




“…呃,你说……好吧,抱歉Chris,我没有听,”Alan最后选择了投降,他将咖啡和手机放下,手指交叠起来,大拇指偷偷摩挲着,仿佛一位受讯的犯人。




“我一直在办一件…很重要的事,现在还不能告诉你,你以后会知道的,不过我暂时先不会看手机了,”Alan抬起头,带着歉意扯出一个微笑,“如果这让你很不舒服的话,我很抱歉…”




Chris再次沉默了,碧绿的眸子如一汪潭水,静静地望着Alan。片刻,他伸出手揉了揉爱人的头发,直把那做好造型的发丝弄得乱七八糟,眼里也重新带上了温暖的笑意:“没事啦,待会儿去换件衣服吧,今天我们要出去呢。”








“去看电影?”Alan将黑色的皮夹克套在自己身上,讶异地反问道。他望着整装待发的Chris打开大门,随着冷风灌进掀起他的夹克衫,复又歪了歪头:“我们要去看什么?”




“《真爱至上》,圣诞节必看。”Chris显摆般晃了晃手中的电影票。




“Alright…这么老的片子?”Alan更甚讶异了——虽说他们在一起很久了,不过Chris并不常去电影院看一些此类的老片,今日也算是个例外。




“你不喜欢吗?”




“…不,当然喜欢。”Alan扯起了嘴角。




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部很好的片子。首相先生和娜塔丽的爱恋缱绻令人心猿意马,Alan欣赏着巨大银幕中男主的情话,转头悄声和Chris咬起了耳朵:“说起来你为什么会选这部片子?”




——他问的时机正好。Chris掐着电影播放的时序,勾了勾唇,温和地望向Alan,答复道。




“你知道吗,我渴望过爱情,但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我便不再了…命运的颠沛流离实在是戏弄可笑,把我心底折磨得一片冰冷。”




生命啊它太过漫长,而世界又充满了太多贪婪与憎恨,如同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遍布的毒瘤般,把所有人拽进深不见底的地狱泥潭。




所以Christopher Comstock曾经也怀疑过世上会不会有真爱——




“但后来也不再了。”




因为你出现了。




“你知道吗,”银幕中的女人深情地望向男人,如同Chris望向Alan一般含情脉脉,一瞬间台词与现实重叠,缓缓道出了一句话。




“圣诞节,我的所有愿望,就是你。”


All I want in Christmas, is you. 




两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十指相扣,靠在电影院的公用扶手上,而Comstock先生和Walker先生的身影也随着荧幕上白色的光辉,永久地印在了周身酒红的座位间。




Alan发誓自己的脸是红透了,他觉得心中的小鹿又开始了年轻气盛的、永不停歇的撞击,撞碎了一片春色,复而又如夕阳西下的火烧云般,给他眼底染上一片爱意,而不磨灭。




而Chris望着自己深爱着的、有些害羞的恋人,得意地笑了。




第一项计划大成功。








“现在我们要去哪?”Alan喝了一口在星巴克买的、热乎着的卡布奇诺,问道。说实在的,换做以前的Alan,他肯定不会选择喝热饮,而是喝美式冰咖,但毕竟被Chris各种唠叨过,近年的Alan已经逐渐学会养生了。




“电玩城。”好吧,驳回那句养生。




“哇噢!Alan你看!这里居然有我的娃娃!”Alan看着Chris捧着满满当当的一盒代币叮当作响,兴奋地冲到了夹娃娃机前,不过Alan倒是对这些闪着霓虹灯的游戏没什么兴趣。于是他选择了兴致勃勃地围观Chris的一次次失败。




而令他惊讶的是Chris并没有他想象的竹篮打水一场空,反倒是轻车熟路地夹住了里面Marshmello娃娃的标签,望着铁钩爪将其轻轻勾起后,随着松动成功地落进出口。




“送你。”Alan低头望着怼到自己胸脯的白色娃娃,又抬头望向满脸认真的Chris,带着笑意叹了口气,嘴里还嫌弃着却还是抱住了那个中型娃娃:“哎,行吧…不过长得真蠢。”




“Hey!你不能说你男朋友蠢!”




两人在电玩城里逛了许久,这期间Alan甚至还投篮赢了Chris一次,不过这其中Chris在开始一段时间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因素占了百分之八十。在代币终于消耗殆尽后,Alan便将其归还后,转身要离开:“挺晚了,差不多该走了…”




“我还没说要走呢。”




“那你想…干…”Alan回过头时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大捧玫瑰花,与Chris的笑容。




他望着娇艳欲滴的鲜红玫瑰愣怔片刻,才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,不知所措地指了指自己:“给我的?”




“不然呢?”Chris屈身凑过去,单手捧起Alan的脸颊吻了一下,“圣诞节快乐——我们去吃晚饭吧,我定好了餐厅。”




“Chris,谢谢。”Alan也微微红了脸,绽放出了笑容,当他刚想和恋人一道离开时手机却响了。Alan接过电话,Chris看到他的表情从平静逐渐变为惊喜:“喂…噢好的!我马上!”




“Alan?你要去哪?”Chris抓住了刚打完电话就迈开脚步的恋人,后者回过头冲他笑了笑:“抱歉,我现在得小小地离开一下,你先去吃吧,我马上就来——记得把餐馆名发给我。”




“我很喜欢你的玫瑰!”




之前还说我不靠谱。Chris将手搭在后颈上,望着Alan奔跑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。








他还没有来。




Chris已经在餐厅里等了一个小时了。他约的是高档餐厅,里面的一切东西都被打磨擦得锃光瓦亮,烛光摇曳,他对面的真皮座位却空无一人。




是迷路了吗?Chris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自己发的坐标,明明显示的是已读,但Alan却并没有回他,Chris看到标记为恋人的小蓝点正在离自己挺远的一个地方。




估计是在赶路吧。




Chris闲来无事,将桌上围在蜡烛旁的榭寄生提了起来把玩,上面点缀了两个红果子,翠绿的叶子与吊带随着暖光映在那双碧绿的眸中,那身影在人来人往的一片鼎沸中格外孤独。




他其实没有料到Alan的状态会如此游离,其实在电影院的时候他就注意到Alan在背着自己偷偷看手机了,之后电玩城也一直都没有特别尽兴地在玩。Chris不蠢,他是能察觉到Alan的心不在焉的,但是他只是不大明白罢了。




为什么他不说清楚呢?如果说清楚的话Chris从来都不会责怪他。




得去找他。




Chris并没有点什么,所以他只是结了座位和前菜费便离开了,即便他一口都没有碰。他出了门便往那个小蓝点奔去,途中撞到过几个行人,Chris也管不了那么多,只是潦草道了歉便继续横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,往那天桥跑去。




他看到他了。




就差一点。




Alan侧过了身,在看到他微笑着的脸庞时Chris却愣住了。




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孩,长得很漂亮,红色的大波浪卷与小雀斑。Chris不认识她,也不想认识她。他们有说有笑地站在那里,温暖的气氛衬托出Chris可笑的寒冷,他双手插进口袋里,手心里那两个圆环嵌着钻石,硌得他生疼。




而他也看清了Alan手中拿着的东西。




那是一个戒指盒。




杀手不太冷pa

·幼年Alan注意

·意识流

-

“听着,小子,老子才不是你的什么狗屁监护人或者别的什么——”

“我可是通缉犯Marshmello。”

“所以我可没有时间陪你玩过家家,牙都没长好的小男孩。”

“等那些条子离开了这条烂街后你就给我拿着这把枪卷铺盖走人吧,爱去哪去哪,本大爷懒得管你。”

“——所以是不可以了?”

“哈?”

“我—你—…抛弃我了?”

“这他妈不废话么,你是耳朵失聪了还是——”

“是吗、这样啊,既然你已经承认了,在你心目中我什么都不是,你也不会管我的死活——”

Chris愣了愣。

“那我希望你不要反悔。”

Alan抄起台子上的枪对着自己,眼看着就要射出一发——

“住手!”

Chris慌忙冲过去打掉他的枪,子弹射在天花板上,Alan尖叫一声,Chris捉住Alan举枪的手臂,大吼道。Alan低垂着双睫,泪花扑簌。

“你他妈疯了?!老子不想被条子搞死在这里!!你也不想!!”

“我确实不想。”

泪水滴在地上。

“可我没有选择了。”

Chris愣住,半晌面色沉下叹口气,甩Alan一方帕子。

“擦擦眼泪,哭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。”

Alan抬眼,愣怔片刻的眸中忽然充满希望。

“老子带着你,行了吧,小屁孩。”

Chris背对着他摆弄盆景,眸中盛满绿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