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想喝黑糖珍奶

元鱼。
目前喜欢的cp是棉A。
十分过激。

七个段子

Chris从巫师集市回来时,呆在家里的小家伙果真又一次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。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举起魔杖将一切回归原位。

“Alan?”他寻着一片脏脏的足迹寻找着自家小孩儿,终于在书房里见到了那坨把自己缩成黑色的球的黑猫小先生。他试探地叫了一声,只见Alan身体一抖,坐起身来,他难得戴上了卫衣兜帽,眼眶里却满满都是泪水。

“Chris…-先生!!!——”小孩儿眼泪汪汪地,用猎豹的速度冲了过来,扒着巫师的星空长袍哭得一塌糊涂。而被点名的Comstock先生则连忙抱起抽抽噎噎的小家伙,拍着背安慰:“没事了没事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?慢慢说。”

“我、我吃了桌上的那块太妃糖——”

“等等?!你吃下去了!!?”Chris五雷轰顶,急忙和小孩儿拉开距离对视,满脸不可置信,“天呐,我不是告诉过你别动桌上的东西吗?!”

“我…”Alan语噎,当机立断把话题扯回去,“但是…但是!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我的耳朵,它、它,呜……”小孩儿说着说着,嘴一瘪又要哭出声来,Chris闻声连忙将他帽子掀开。

一双带着软绒毛的黑色猫耳赫然立在头上,偶尔还敏锐地轻轻动动,这下由于惊恐和难过萎靡地往下耷拉去,瞧着惹人怜爱得很。

Chris这下彻底懵了。

【棉A/R18】Pregnant?

·架空设定。

·含兔子假孕设定+破三轮注意

·点不开见评论

·凌晨发车,我终于肝出来了呜呜呜…。

-

补档:http://www.taichangle.com/txtimgs/20181112/20181112012737397.png

大家快康,是天使

ujkaodnsbxuakqmsbdiqkzkok:

是 @好想喝黑糖珍奶 老师的段子(图①)

太疼了割得哭出声呃呃呃图②是擅自画的

真的想象出来这样的Alan Walker就痛苦

六个段子。

“开什么玩笑。”Alan忽然说,醉酒的他脸上泛着坨红,眼神中却带着清醒的色彩,冰冷又带上灰色地紧紧望着斑斓的地面。

Chris被微微惊到,松开了一直抓着Alan手腕的右手,叹了一口气。Alan甚至能想到他望向自己的神色——染上点无奈,却永远是那么不近人情—不,他的意思是,这不怪他——

反正一切都是Alan一厢情愿。

“但是我喜欢你啊!!!”

Alan忽然大吼道,震耳欲聋,眼睛中却蕴上了星点泪水,指节紧紧抓挠着裤子两侧。周围的人群看了过来,随后便再次接着DJ的节奏回归狂欢。

刚想开口的Chris沉默了下来,五彩缤纷的光芒打在他脸上,阴影却将目光遮掩起来。

他们就这么安静地站着,与世隔离般地站在人潮涌动之中,缄默地讲述了一切。

五个段子

最近天气干燥,被干燥弄到皮肤开裂的Alan从超市里买了一瓶润肤露,打算涂一下身子。

回家后他坐在床上,将电脑挪了过来打开《权力的游戏》,边看边褪下裤子,将润肤露挤了点在手上,就打算涂腿。

“Alan我的那件豹纹夹克你有看…”Chris突然破门而入。

Alan单手捧着那摊白色的液体,光着双腿尴尬地随着声音僵在那里,他僵硬地转过头,望着Chris难以言喻的眼神。

而电脑里却传出了一声呻吟,经典的黄色片段好巧不巧在这种操蛋的时候开始了。

还他妈是两个男人纠缠在一块儿。

该怎么解释。

四个段子

*还是年下。

“看,我比你高。”Alan抱着手臂低头看着不爽地和自己比身高的小孩儿,玩心稍起,挑挑眉逗弄地说了一句。

结果Chris鼓起脸颊特别愤怒的看着他一会儿,居然委屈得直掉眼泪。Alan被吓着了,连忙蹲下揉他的头,抱着小孩儿安慰。

“我们走着瞧…”这是哭到打嗝的Chris小朋友毫无威慑力的发言。

多年后后,在Alan被亲到七荤八素后扔在床上时,Chris解开了皮带,压上了床上躺着的男人,牵引着Alan的手摸向下边,声线低沉性感。

“看,我比你大。”

三个段子

事实证明童言无忌真是很可怕的事。

Alan赤身裸体地坐在床上,听着声旁大男孩一口一个“哥哥”亲昵地叫着,边思考人生边摁着折腾了自己一个晚上的人的脑袋无情推开。

七年前小破孩儿吹的牛皮居然真TMD实现了。

腰疼。

二个段子

合作演出结束后,Alan拉住老棉,眼睛里盛着挡也挡不住的憧憬,映出带着头套的年轻男人。

“嗯、那个…这次合作我很高兴,其实我一直期待着——”

“是吗,谢谢。”Chris头也不回,声线平稳地说出基本的礼仪用语,冷到零度的话语却烫得Alan禁不住手一缩,却执着地将剩下的语句说了出来。

“我很期待之后的合——”

“我不期待,对不起。”Alan瞳孔一缩。

“我不希望和赚钱机器一起打碟,现在,我觉得是时候离开了,请您松手,Walker先生。”

一个段子

某天Marshmello回到家,Alan正捧着披萨啃。

M:(灵光乍现)Alan~我好♂吃还是披萨好吃?

A:……你。

M:!

A:我超爱吃烤得金黄焦脆的棉花糖的,沾巧克力酱就更好了。

M:?!?!

A:可惜我经常烤焦

【棉A】荒凉

·有半架空设定

·只是一篇看起来像刀的秀恩爱。

·可能有ooc,还是有点儿把控不大好他俩。

·这个写得好烂啊呜呜呜呜

-

我本可以忍受黑暗

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

阳光刺破我内心的荒凉

却化作另一种荒凉

——艾米丽·狄金森


白鸟掠过海阔天空,留下棉花糖般的云彩环绕在天际,一阵风撩起了Alan亚麻金的发丝,也掀起了黑色的卫衣,露出劲瘦的小截腰部。他靠在铁栏杆上望着无际的碧海蓝天,阖上冰蓝色的双瞳,放任自己心驰神往于世界水色的边缘。

“你在这。”

随着一道熟悉的声音,Alan睁开了眼睛,眼中只剩下平静如水的情绪,他缓慢地转过头去望向站在那边的Chris,若是熟人在场必定会发现Alan举动有多么僵硬—但他相信Chris是不会发觉的,毕竟他们已经那么久没见面了。

天桥上两个人影孤独却和谐地站在两旁,无声却将视线交汇起来,在寂静的气氛下回荡在天边清脆的海鸥鸣叫,却仿佛变得不合时宜了起来。

但Alan多想将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个时刻。


该从何说起呢,他们的相遇在一个清晨,在此之前Alan Walker早已知道闻名世界的知名DJ Marshmello了。而见着对方面容之后也只是作了简单的寒暄,在许久后Chris Comtock这个名字也逐渐被他遗忘在了随波逐流的人群当中,偶尔刻意提到名字时Alan才会腼腆地笑笑,随后诚心地夸上几句棉花糖的电音水平。

直到在一次自家上司的安排下,Alan居然有幸和他一起在异地巡演打碟。在终于见面时,那美国大男孩轻松地取下头套, 冲他露出阳光的笑容。在他们对视时,那双浅绿色的眸子带着满满的笑意,连着Alan也觉得心脏嘭嘭跳动着,悄无声息地温暖了心腔,顺着血管散至浑身上下。

“合作愉快,Alan。”

在一起奏响两种分别出自两人的、完全不同风格的乐曲时,Alan这才发现它们居然能毫无违和地水乳交融,格外悦耳。当晚他甚至不禁随着乐声轻轻打起了节拍。

在曲子即将步入高潮时,Alan在节奏的催动下情难自制,将双眸望向了那个可爱的头套,但没料到对方正好也看了过来。于是他急忙扯出了一个微笑,但Marshmello的单项玻璃却让Alan看不出任何的表情——虽然他自己也带着面具,所以最后他姑且算作这是个默契的相视一笑。

在演出结束后Alan拉下面罩刚想离去,便被拉住了手腕,他回头望去便瞅见了尚未平复狂欢后的喘息的美国小伙子。

“要一起吃顿饭吗?”

他听见Chris这么说。

这是第一顿他们一起吃的饭,也绝对不是最后一顿。换上普通的衣物后,Chris拉着Alan去了夜店附近的一家披萨屋,在淋着热乎乎的金黄芝士的9寸披萨上来后,Alan便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个,借着拉丝咬上了一口,那双碧蓝的眼睛霎时变得亮晶晶的——出乎意料的好吃极了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?”

“我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——正好那时候很喜欢的这家店就在我们演出的地方的附近。”Chris托着腮无谓地耸耸肩,双眼一直注视着吞咽咀嚼的挪威小伙,对方由于来不及咽下嘴里的又吃下新的,已经塞得颊边鼓鼓囊囊。跟花栗鼠似的——Chris如此偷偷想着,禁不住露出了笑容。


很久之后Chris在无意间说漏了嘴,Alan这才知道对方特地去查了好久披萨店的推荐与路线,就为了能和他单独吃一顿饭,一起聊聊天。当时的Alan满脸震惊地望向不小心嘴上跑火车的恋人,而Chris这才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,脸有些红地搂着Alan,轻声嘟囔着。

“因为我在刚见到你时就喜欢你了啊。”


后来他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,有时候是双方任何一位有意无意地飞到同一个城市巡演,有时只是单纯的一句话,一个约定,两人就不约而同地在同一个地方碰了头。

而在一起时也是顺其自然,当时他俩的所在城市正好放起了彩色的烟花,Alan和Chris站在天桥上吃着冰淇淋可丽饼,其实Alan不是很喜欢过量的甜食,但和Chris在一起时他居然觉得吃什么都挺不错——

他这才猛然发觉,自己已经逐渐站立在Marshmello所散发出来的光热之下了,阳光晒在他的黑卫衣上,烘得长处黑暗之中的他暖和极了。所以他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:

“我们…这算是在约会吗?”

Chris没说话,Alan感觉自己意外的平静,毕竟这连表白都算不上,于是他低敛了眉眼继续啃自己的可丽饼,Chris却也忽然闷头闷脑地来了一句:

“是。”

然后掰过Alan的脸,吻上了对方。


之后他们周围的小圈子都知道,Chris和Alan在一起了,那段时间无论是Marshmello还是AW,作出的歌曲几乎都有股恋爱的酸臭味——抱歉,是甜蜜味,听得人春心荡漾。

在各自的巡演相继结束后Alan和Chris理所当然地搬到了一起。不得不说,Chris有着很好厨艺,但吃惯了外卖和简餐的Alan却在这方面十分应付。于是在同居了一个月之后,一向清瘦的Alan在一个早晨掀起衣服,照了照镜子,感觉自己似乎…圆润了不少——虽然他倒是不怎么在乎。而不知何时已经站在Alan身后的Chris则是在打量片刻恋人的腰部后,满意地把他圈在怀里。

“不错不错,这样抱着舒服。”

“…你养猪呢?放开。”Alan忍俊不禁,手肘轻捅了Chris几下,Chris轻嘶一声,亲上了他。

热恋期的伴侣总是如胶似漆的,就算两个大男人也不例外。他们仍旧像在一起前那样经常外出,而Chris总是兴致勃勃地进了路边的甜品店再出来,手里拿着两个甜筒,Alan则是手持手机,安静地看着孩子气的男朋友吃着甜腻的冰冻甜品,然后乐颠颠地递给自己另外一份,有时甚至会喂给他吃。

Alan本来还会嫌弃浇满巧克力酱的冰淇淋球入口的腻味—包括Chris腻歪的举动,到后来却已经演化成他刷着手机眼都不眨,歪歪头张口就有冰冰凉凉的甜食进口的地步了。

还挺好吃。


Alan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极喜欢那段时间的,两人似乎总是有聊不尽的话题与吻不尽的爱情。

然而情侣的热恋总是有个期限的,他们的争执逐渐也由小变大,冷战也逐渐成了家常便饭,但两人养成的习惯却摆在那边,显眼地告诉他们,没有了对方自己就不算完整——

去他妈的完整。

Chris冷着脸将手机摔在茶几上发出巨响,Alan同样回敬与极为不善的眼神,同时无声地询问着此次又有何贵干。

“自己看。”

带着怒气的低沉声线传了过来,Alan瞥往桌上无辜的手机,显示屏上面他与一个女性朋友的合影明晃晃地摆在那里,看似亲密的背影配上添油加醋的文字骗进了不少的点击量。

“这你都信?”

Alan嗤笑一声,继续专心于他的新曲制作——即使他心乱如麻无法正常斟酌调音。然而Chris走了过来,强行合上了Alan的笔记本。冰蓝色的眸子带着寒意望向燥意盛腾的碧绿双瞳,Chris最终开了口。

“我们需要好好谈谈。”

之后当然是老套的争吵与大吼了——说实话,哪个情侣口中所谓的“好好谈谈”不是意味着“F**k you”的?Alan开始揉着眉心试图和Chris讲道理,却被对方的咄咄逼人搞得青筋突起跟着嘶吼起来,双方完全不顾及对方的感受,最后嘲讽与诅咒混在一起。而若是有人见到这个场景,他甚至会以为这对情侣是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“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吗!你凭什么来质疑我!!我看到那么多你绯闻的照片视频而我一句话都没有说!你怎么就有资格凭借着一张照片来和我冷言冷语?!”

“那些照片我哪次不是跟你认真解释的了?!而你永远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!我完全不知道你是不是在乎我!反正你的态度永远都是那么冰冷!!对我来说你是我重要的一部分但对你而言我似乎无关紧要!!!”

最后的最后,Alan骤然跌坐在沙发上,看不出任何的表情,但他已然嘴唇颤抖喘息紊乱,手指紧紧攀着沙发边缘。Chris别过头去,咬着牙愤怒的抑制住喘息,双手同样僵硬地打着颤,却藏在口袋里让自己看起来尽量体面。

“分手吧。”Alan突然说,他抬起头望向Chris的背影,尽管那三个字扯得他心脏发疼,疼到了骨子里,连着牙关也跟着打哆嗦,但他依旧依依不饶,自虐般地说了出来,“认真的,分手吧。”

Chris望向他,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与难以察觉的悲伤,Alan看到他笑了——这也难怪——他想,他们俩终于解脱了,不是吗?

他听到Chris说,好。


当天Alan便搬出了两人曾经的公寓,拎着行李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,一眼都没望向过身后的人。

他自诩不算矫情的一个人,与Chris一刀两断后,却在当晚一个人躺在新家的床上时,摞着被单咬牙哭得狰狞。

他放任自己肆意地发泄那些不争气的情绪,眼泪浸湿了一小片颊边的枕头,身体下意识无助地蜷缩起来,犹如置身于无尽黑暗中荡漾着的一叶扁舟。

光明和黑暗总是相对的,他想。但即便如此每当他刷ins时不可避免地看到Marshmello的照片集,那些柔软的情绪就仿佛要从心底破土而出。

有时Alan也会想,那场吵架兴许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之后他尝试着去习惯没有Chris的生活,恢复从前不规律的作息时间,以及一日三餐简便的外卖,但每每当他刻意地试图将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习惯纠正时,他总是觉得某处仿佛沙漏般,将一些东西倾泻了去。

他这才发现名叫Chris Comtock的年轻男人在长久以来已经入侵了他的生活,将他暴露在阳光底下接受洗礼,在Alan心中的每个角落都悄悄留下足迹后忽然地离去,让那些温柔的印记将他折磨得遍体鳞伤。

没有你的周末我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好。Alan又想,他最后选择了心不在焉地一遍一遍走过每一家他们去逛过的店,每一条他们逛过的街,或是干脆让自己沉浸在工作的繁忙中,自欺欺人地和好友们谈天说地,假装你从来就没到来过。

这样没什么不好的,唯一的缺点就是在作曲的时候找不回自己以前的步伐,从前的AW总是喜欢用心跳加上混音来做节奏,现在那里却是空空荡荡,只有寒风呼啸而过。

他曾经也想过随着Marshmello的脚步追随他,然后与他并肩前行,然而现在Alan只想掉头而去,回到从前的深渊之中。

但他深知自己已经回不去了,曾经湿冷的土地已经被烈日灼烧得干裂成沙,形成荒漠。


我本可以忍受黑暗

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——


事实证明人类最可怕的情绪之一就是思念,Alan面无表情地站在天桥上和Chris对峙,由于公司原因他再一次来到了当初表明心意的那个城市,在城市中随意游荡的他最终还是无意识地跑到了这个天桥上——不过沿海的城市风景确实十分好看。他想。

然后就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,shit,他忘了今天Marshmello在这里演出——Alan又懊悔地想着,沉默着站稳了身子,冷着脸将双手插在衣兜里,转身向另一端走去。他咬着牙,尽量不让Chris看出任何端倪,然而见到他的一瞬间,他的眼眶就已经不争气地红了。

“Alan.”

被叫名的人站住了脚步。Alan闭上了眼睛,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,和他见面是迟早的事,没什么好逃避的。但接踵而来的种种猜疑让他又无法真正地去做,Chris会有新欢吗?他的生活一定还会毫无阻碍的前进,至少没有Alan现在跌跌撞撞——然而需要面对的事实却摆在自己眼前,逼迫着Alan不得不去接受他。

所以他转过了身,然后他看到了那个人,那张他日思夜想的脸。

Chris在哭。

“我曾经总是觉得我们俩或许不是一路人,但我现在只想重新和你一起去一趟披萨屋。”Chris往前走了几步握住了Alan的手,认真的语气传进Alan的耳畔,他低眸望着握着他的那只手,白皙而长的五指紧紧攥着他的,手心传来的温度一如既往的温暖。

分手后的Chris继续着他的DJ职涯,他把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,继续身为活泼的Marshmello活跃在大众视线下。然而天知道每次当他安静下来时,他都只能听见空旷的回声与心腔的闷响,无声又刺耳地灼烧着他的听觉。

“我是真的、真的很喜欢你,Alan Walker,喜欢到想要把你独占。”Chris继续说着,他颊边带着泪痕,真挚又孤独地望向Alan,“我想要和你重新来过——”

阳光披洒在两人的发丝与肩上,Alan抬起头,蓝眼对上绿眸,他吸了吸鼻子,然后笑了。

阳光映照着波光粼粼的海面,在一片光怪陆离之下,他扯着Chris的领子,吻上了他。